首頁 > 金融 > 正文

多地城投承接疫情防控應急貸款 統貸統還模式風險低

2020年02月14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楊志錦  

融資平臺作為貸款主體參與疫情防控主要有兩種方式:一種是市縣級城投直接作為貸款主體,資金用于當地醫院建設、醫療物資采購等;一種是高級別城投(地市級及以上)作為統貸統還主體,獲貸款后再轉貸給相關企業。

近日,資本市場基建、建材等相關板塊表現亮眼,背后反映出市場對基建穩增長的預期。實際上,近期地方融資平臺作為貸款主體,承接疫情防控應急貸款,參與了疫情防控。

江西省贛州金融辦網站2月12日的一篇新聞稿稱,國開行江西省分行(擬)向贛州城投集團投放1.2億元應急貸款,用于采購防疫藥品、醫療設備、防護服等。

這并非孤例。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融資平臺作為貸款主體參與疫情防控主要有兩種方式:一種是市縣級城投直接作為貸款主體,資金用于當地醫院建設、醫療物資采購等;一種是高級別城投(地市級及以上)作為統貸統還主體,獲貸款后再轉貸給相關企業。其中,貸款行為國開行和農發行。由于貸款項目是政府采購項目,貸款并不會增加政府隱性債務。

“這是特殊時期,政策性銀行用原來成熟的業務模式來完成應急貸款的投放,統貸主體主要作為承接和償還貸款的平臺,啟動相對簡單。”中部省份某省會城市城投公司負責人表示,“穩基建是對沖經濟壓力的手段之一,城投管控可能會松一松,但不可能大幅放松。”

央行等五部門2月1日印發的《關于進一步強化金融支持防控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通知》稱,支持開發性、政策性銀行加大信貸支持力度。國開行、農發行、進出口銀行要結合自身業務范圍,加強統籌協調,合理調整信貸安排,加大對市場化融資有困難的防疫單位和企業的生產研發、醫藥用品進口采購,以及重要生活物資供應企業的生產、運輸和銷售的資金支持力度,合理滿足疫情防控的需要。

所謂“統貸統還”模式,指高級別城投作為貸款主體統一向國開行借款,然后再轉貸轄內相關企業,還款時由高級別城投統一償還。甘俊制

解構統貸統還模式

國開行自創立之初即聚焦于基建業務,和地方政府合作頗多。不過由于其分支機構只到省一級,因此其開創了統貸統還模式,并在近年的棚改、扶貧業務中發揚光大,進而為市場所知。但由于棚改業務綁定政府信用,有新增隱性債務之嫌,2018年后棚改統貸統還模式降溫。

所謂“統貸統還”模式,指高級別城投作為貸款主體統一向國開行借款,然后再轉貸轄內相關企業,還款時由高級別城投統一償還。

在疫情防控中,這一模式再度使用。《南陽日報》報道稱,南陽市委、市政府授權南陽投資集團作為全市統借統還主體,向國開行河南省分行申請專項應急貸款5億元,專項用于醫療救助、應急設備采購、工作經費等與疾病治療和疫情防控相關的各項用途,期限為1年,貸款利率為3%左右。

再如,《遼寧日報》報道稱,1月31日遼寧交投集團以優惠利率獲得國家開發銀行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應急貸款20億元。截至2月11日,累計到賬10億元,已完成轉貸1.6億元。

遼寧省某區縣城投投融部負責人介紹:“棚改之后,我們對統貸模式比較熟悉。現在在設計方案,籌劃向遼寧交投申請貸款,用于醫療物資設備采購。”

記者獲得的某地市合作方案稱,為加強和國開行應急貸款資金管理,市城投負責全市應急貸款資金管理使用,各區縣指定一家國有平臺公司負責本轄區內應急貸款資金的管理和使用,后者和前者則簽訂借款合同,借款期限不超過1年,年化利率為3.3%。方案還稱,轄區內疫情防控企業可向同級平臺公司申請資金。

“統貸統還模式下,借款和償還債務的主體是市級以上平臺,具體資金運作則是區縣融資平臺。銀行的債務人是市級平臺,銀行最終只找市級平臺償債,因此貸款風險降低。”前述北京地區券商債券交易員分析稱,“區縣借助市級平臺統貸統還,也有助于解決市縣平臺借款成本高、抵押物不足、區域財力不平衡的問題。”

不增加隱性債務

據記者了解,國開行由于分支機構只到省級、人員較少,所以創立了統貸統還的模式,但也有直接由市縣級平臺承接貸款的案例。

如國開行內蒙古分行2月4日向通遼市下屬企業內蒙古恒瑞投資集團有限公司投放全區首筆抗擊疫情貸款5000萬,貸款資金用于該市購進防疫用品、防護用品等專項支出。不過這筆貸款引入通遼市交投作為擔保人。

農發行由于分支機構直抵區縣一級,其貸款模式以直接貸款為主。比如,在(河南)光山縣政府委托光山縣城市建設投資有限公司將文殊鄉養老院等改造擴建為定點救治醫院后,農發行信陽市分行向光山城投發放應急貸款2000萬元,支持光山版“小湯山醫院”建設。

記者獲悉西部省份某地市應急貸款發放的具體條件為:借款人是當地企業;貸款需用于購買疫情所需物資、建設與疫情相關的固定資產、生產疫情相關的物資三方面。最重要的在于,貸款項目原則上是政府采購項目。

西部省份某政策性銀行信貸業務人士介紹,目前正計劃發放疫情相關貸款,貸款主體有的是地方國有公司或者醫院,他們是政府指定的防疫物資采購主體。“這類疫情防控貸款最終還是政府出錢償還,省內來看財政比較緊張的地區對應急貸款需求較大,財力比較充裕的地區很少通過我們行申請貸款作為物資采購資金。”她說。

國家發改委PPP專家張宇表示,由于貸款主體是根據政府的采購程序確認或緊急指定的,還款來源是基于政府與貸款企業在采購合同項下的應收賬款,即政府的預算安排資金,因此在履行相關程序后此類貸款并不會增加政府隱性債務。

“這類貸款包括后續穩增長措施會使城投平臺獲得更多資源。” 前述北京地區券商債券交易員表示,“總體看,疫情對城投的負面影響較小,因此2020年城投債違約風險較低,仍是相對安全的債券種類。”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 期货配资公司 洋河股份股票 萬赢在线配资 股票涨跌比例计算 北京金夆配资 悟空理财 股票融资软件_杨方配资平台 91快牛配资 股票行情600326 中山期货配资公司 上证指数计算方法 中国股指期货配资网 股票分析师qq 002647股票分析 钱龙股票分析软件 农业股票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