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經 > 正文

IPO前夕二股東臨陣變更 “浙江最小城商行”湖州銀行闖關A股

2020年02月11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周瑩  

又有一家城商行開啟A股IPO沖刺——湖州銀行股份有限公司(簡稱湖州銀行)日前披露了招股書,擬在上交所主板公開發行不超過3.38億股(占發行后總股本的25%),募集資金扣除發行費用后,將全部用于補充核心一級資本,提高資本充足水平。

又有一家城商行開啟A股IPO沖刺——湖州銀行股份有限公司(簡稱湖州銀行)日前披露了招股書,擬在上交所主板公開發行不超過3.38億股(占發行后總股本的25%),募集資金扣除發行費用后,將全部用于補充核心一級資本,提高資本充足水平。

作為浙江資產體量最小的一家城商行,湖州銀行無論是從股東還是業務方面來看,都具備著鮮明的地方特色。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預披露前夕的2019年,原本位列湖州銀行第二大股東的上市公司美錦能源清倉轉讓其所持湖州銀行12.5%股權。其后,上市公司物產中大斥資3.78億元以3.73元/股增資入股,以10%的持股量位列湖州銀行第二大股東。

二股東臨陣換人

2月7日,經過三期輔導后,湖州銀行在證監會官網披露了招股說明書。

招股書顯示,截至2019年9月末,湖州銀行總資產為645.61億元,發放貸款為325.08億元,吸收存款為513.73億元;前9月營業收入、凈利潤分別為13.16億元、6.24億元。

從資產質量來看,近年來湖州銀行不良率不斷下降,2016年末、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9月末分別為1.72%、1.06%、0.66%、0.58%。

湖州銀行營業收入高度依賴于利息凈收入。其于2019年前三季度實現營業收入13.16億元,凈利潤6.24億元。其中,利息凈收入為13.03億元,占營業收入的比重高達99.05%,這一占比在2017、2018年分別為103.66%和103.67%。在利息凈收入占比處于高位的同時,其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卻連續虧損,2017年、2018年、2019年前三季度分別虧損7144.2萬元、9998萬元、9829.6萬元。

“目前我國商業銀行盈利模式高度依賴凈息差,因此表現為營業收入高度依賴于利息凈收入,過去幾年商業銀行營業收入快速增長主要是保持一定凈息差水平下,實現資產規模快速擴張,也就是資產擴表方式。因此不僅是中小銀行營業收入高度依賴于利息凈收入,我國國有五大行利息凈收入占營業收入比也超過70%,中小銀行這一比例更高。”新時代證券銀行業首席分析師鄭嘉偉2月10日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這與我國利率市場化步伐整體推進較慢、商業銀行業務模式過于傳統有關。”他建議,一是以LPR為核心推動利率市場化改革,打破商業銀行過度依賴利息凈收入的盈利模式,倒逼商業銀行轉型;二是鼓勵商業銀行在理財子公司上發力;三是鼓勵商業銀行發展非利息收入。

與國有大行、全國性股份制銀行相比,城商行集中于特定的城市區域,往往區域性較強,區位優勢突出,與地方經濟密不可分。

湖州銀行當前的十大股東以本地國資及民企為主。在這樣的股權結構背景下,湖州銀行的貸款業務也體現了明顯的地域特色,前十大客戶主要為湖州市及下轄區、縣政府融資平臺貸款。

存貸款來看,按地理地區劃分,報告期內,湖州銀行吸收存款,以及發放貸款和墊款均主要集中于湖州地區,部分位于嘉興地區。2019年9月末在兩地吸收存款占比分別為89.80%、10.20%,發放貸款和墊款占比分別為82.57%和14.73%。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此次招股書預披露前夕,湖州銀行第二大股東發生了變化。

2019年,湖州銀行第二大股東美都能源(600175.SH)虧本清倉,將其持有的湖州銀行全部1.14億股以3.5元/股的價格轉讓給五家公司,轉讓損益約為-2850萬元。

美都能源在公告中解釋,是為進一步優化公司產業結構,提升資本運營效率,集中優勢資源發展主營業務,增強公司資金流動性。美都能源彼時的財務狀況確實不樂觀,湖州銀行2018年業績報告顯示,當時美都能源已將持有的湖州銀行全部股權質押。美都能源2018年巨虧10.96億元,2019年第一季度又虧損0.76億元。

湖州銀行目前的第二大股東物產中大(600704.SH)則是在2019年進入,其斥資3.78億元以3.73元/股的增資入股,以10%的持股量位列湖州銀行第二大股東。

資料顯示,物產中大是中國最大的供應鏈集成服務商,控股股東為浙江省國有資本運營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為浙江省國資委。

17家中小銀行排隊IPO

2019年,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多次會議指出,要深化中小銀行改革,其中明確重點支持中小銀行多渠道補充資本,優化資本結構,增強服務實體經濟和抵御風險的能力。

在資本金補充渴求下,中小銀行希望通過上市融資來改善困境。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根據Wind數據統計,目前有17家銀行在排隊IPO,其中湖州銀行為“已受理”,上海農村商業銀行股份、廣東順德農村商業銀行為“已反饋”,其他14家均為“已預披露更新”。17家中,10家擬登陸主板,7家擬登陸中小企業板。

“2019年三季度以來經濟下行壓力增加,我國一度面臨較大的信用收縮壓力,而補充商業銀行核心資本是緩解信用收縮的重要措施,中小銀行通過增資擴股、IPO上市是其補充資本重要的工具,因此加大IPO對于中小銀行的支持力度,非常必要,有助于通過加強信息披露,提高中小銀行運行的透明度,降低中小銀行運營風險;同時按照巴塞爾協議三的相關規定,我國中小銀行整體資本充足率低于國有四大行和外資銀行,以IPO為突破口,有助于突出我國中小銀行信用創造的主體,鼓勵商業銀行多渠道補充資本。”新時代證券銀行業首席分析師鄭嘉偉表示。

他指出,對于中小銀行而言,補充核心一級資本的方式主要有實收資本、資本公積、盈余公積、利潤留存、配股、增發、IPO、可轉債等,由于再融資放松政策在2019年下半年才實施,因此之前中小銀行補充核心一級資本的渠道并不通暢,主要通過發行優先股、可轉債和永續債來實現,但是這些方式主要是針對上市銀行,大部分非上市銀行通過此渠道補充核心一級資本難度較大。

對于商業銀行資本補充,他建議,一是發揮永續債的作用。“永續債具有補充商業銀行一級資本的觸發條款,可以觸發減記,屬于優質的資本補充工具。為促進商業銀行發行永續債的流動性,央行又創設了CBS,將合格的銀行永續債納入央行操作擔保品范圍,為銀行發行永續債提供流動性支持。截至2019年9月底,我國商業銀行共發行4550億元永續債,另有17家商業銀行擬發行超過4700億元永續債,因此鼓勵更多商業銀行通過發行永續債補充一級資本,同時央行加大CBS操作,對于提升商業銀行永續債的流動性、提高市場主體認購銀行永續債的意愿、支持銀行發行永續債補充資本具有重要意義。”

其次,商業銀行還可以通過發行優先股、定增、可轉債等方式補充核心一級資本,未來將會有轉股型二級資本債、含定期轉股條款的資本債等工具,豐富商業銀行補充二級資本工具種類。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 11选5助手 p2p理财平台评级 2019年股票配资平台排行榜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湖南黄金 河南快3走势 好彩1选码的最佳方法 篮球中国 翻翻配配资 15选5走势图20 下载长沙麻将免费版 浙江11选5开奖走 私募股权基金配资 兴业配资 江西快三基本走势一定 在线理财平台 贵阳捉鸡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