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經 > 正文

被鉗制的上下游?安集微電子“國產替代”成色調查

2019年06月22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張賽男  

對安集微電子來說,這稱得上是最好的時代:迎著芯片產業最強風口,又遇上了科創板風口。作為首批過會企業之一,對于安集微電子來說,上市僅差臨門一腳。

背靠“國家隊”、涉足“芯片概念”、打破外國壟斷……

對安集微電子來說,這稱得上是最好的時代:迎著芯片產業最強風口,又遇上了科創板風口。

作為首批過會企業之一,對于安集微電子來說,上市僅差臨門一腳。

在安集微電子宣布沖刺科創板之初,其強大的股東背景就受到外界關注,其中,以國家集成電路產業基金和北京集成電路基金兩大產業基金最為耀眼。

更為耀眼的是,在招股書中,安集微電子宣稱成功打破了國外廠商對我國集成電路領域化學機械拋光液的壟斷,實現了進口替代,無疑戳中了芯片產業最敏感的神經。

在上市前夕,現實中的安集微電子是一副怎樣的景象?員工是歡欣鼓舞還是平靜如水?與此同時,最受市場關注的“進口替代”成色幾何?其最終定價又將多大程度上受其影響?

6月21日,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實地探訪安集微電子研發和生產基地,試圖揭開其神秘面紗。

上市前夜

安集微電子位于“中國硅谷”的上海浦東張江高科技園,園區的核心地段中興智慧園,就是安集微電子的所在地。

從上海地鐵2號線張江高科站下車,約500米處就能看到中興智慧園醒目的招牌。進入園區后直走,不遠處一棟五層樓高的辦公樓就是安集微電子所在地。

安集微電子共有三層辦公樓,主要是行政、實驗和研發部門。

6月20日,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到訪公司當日,公司領導正在出差,記者未能謀面。行政人員向記者表示,領導近期不僅要負責IPO相關事項,還要處理公司日常事務,比較忙。

資本市場的熱鬧,與這里的平靜形成一種對比。或是組織開會的原因,公司鮮有員工走動,也未見員工間熱切的交談。

“是知道公司要上市,但僅僅是知道這個消息。上市和沒上市,對我們來說沒什么不同。”一位男性員工說道。同時,他還對記者闡述了對科創板的認識,“科創板是一個全新的板塊,有機會,也有風險。”

一邊是“沒有不同”的研發中心,另一邊是如常生產的生產基地。

中興智慧園10公里之外的上海金橋出口加工區內,其中4棟辦公樓便是安集微電子的生產基地。

這個偌大加工區似乎和資本市場離得更遠,但記者到訪發現,加工區圍墻上遍地貼著“上海市半導體裝備產業基地”、“國家電子信息產業示范基地”等標語。加工區內,記者還看到了同在沖刺科創板的中微半導體,科創板的元素在這里倒顯得更為突出。

記者走訪了解,安集微電子辦公樓下,樓后堆放著半導體相關的原料、工具和廢料等。一位員工告訴記者,基地可以完成生產、倉儲、物流功能。據其介紹,生產基地還在升級改造中,設備更新換代很快。

根據招股書,安集微電子本次擬募集資金不低于3.04億元。其中,1.2億元用于CMP拋光液生產線擴建項目、9410萬元用于集成電路材料基地項目、6900萬元用于集成電路材料研發中心建設項目、2000萬元用于信息系統升級項目。這意味著,生產基地還將進一步擴大。

據招股書,安集微電子主營關鍵半導體材料的研發和產業化,產品包括不同系列的化學機械拋光液和光刻膠去除劑,主要應用于集成電路制造和先進封裝領域,2018年兩項業務占比營收比例分別為83%和17%。

其中,化學機械拋光液領域,安集微電子表示已經打破了國外廠商的壟斷,使中國在該領域擁有了自主供應能力。

一位公司技術人員向記者通俗地解釋了產品的技術原理:“公司不生產芯片,我們的產品就是讓芯片變得體積更小、能耗更低的過程中,在某個環節上發揮作用。”

“你可以把芯片看成一面鏡子,要想看到臉上更小的痘痘,就需要有更光滑的鏡子。這就需要用我們的產品去打磨,把鏡子變得特別亮、特別平滑。”該技術人員說。

另一位工作人員還介紹,公司比較注重研發,經常派員工去國外學習,然后回國繼續研發,研發人員的入職門檻比較高。

進口替代成色幾何?

那么,安集微電子宣稱能實現進口替代的產品含金量有多少呢?

“其實指的是部分進口替代,還有很多產品正在測試中。”一位接近安集微電子人士對記者表示。

這與招股書披露的內容一致,安集微電子的化學機械拋光液已在130-28nm技術節點實現規模化銷售,主要應用于國內8英寸和12英寸主流晶圓生產線;14nm技術節點產品已經進入客戶認證階段,10-7nm技術節點產品正在研發中。

那么,這部分替代是否是完全替代?

該人士表示其無法判斷,“替代也要看性能、價格等,除非拿公司產品和國外同類產品作比較分析。”

從目前芯片技術發展節點上看,130-28nm仍然屬于中低端芯片制程。

目前晶圓代工業中處于第一梯隊的是臺積電和三星,其中10nm制程技術已經開始量產;處于第二技術梯隊的是格羅方德和聯電,其最先進的制程工藝為14nm;中芯國際目前最先進的量產制程為28nm,其14nm制程預計于2019年投入量產。

不過,這部分產品能實現替代已屬難能可貴。“還是要結合國內半導體行業整體進程去相對樂觀地看待這個問題,行業整體在往高端上走,未來存在產業升級空間,會逐步達到和國際接軌的過程。”6月21日,一位半導體行業分析師對記者表示。

上述提及的國內領先的集成電器制造廠商不少就是安集微電子的客戶。其中,中芯國際為第一大客戶。2016年-2018年,安集微電子向中芯國際下屬子公司的銷售收入占比分別為66.37%、66.23%、59.70%。而從中芯國際的訂單來看,其工藝劃分收入中,40/45nm、55/65nm、150/180nm產品占據較高比重,即主要依靠中低端芯片訂單,與安集微電子制程技術吻合。

除此之外,安集微電子的客戶還有臺積電、長江存儲、華潤微電子、華虹宏力等國內領先的集成電路廠商,前五大客戶銷售占比超過8成。這同樣引發外界對安集微電子大客戶依賴的擔憂。

前述分析師對此倒并不擔心,“半導體行業下游就是寡頭壟斷的格局,下游集中度是行業問題,不是安集的問題,而且通常這種情況會有上下游綁定的關系。”

除此之外,安集微電子目前不具備生產相關產品核心原料的能力,化學機械拋光液所需的主要原材料硅溶膠和氣相二氧化硅等研磨顆粒,主要直接或間接從日本等國家進口。2016-2018年,公司向前五名供應商合計的采購額占比分別為56.56%、 52.87%、56.98%。

安集微電子坦言,如果出現國際貿易摩擦,將可能對公司原材料供應的穩定性產生不利影響。

多位分析人士對記者表示,原材料采購的風險確實存在,尤其是在貿易摩擦不斷的當下,如果國外真的切斷原料供應,真的沒有辦法,但至少目前來看影響不大。

市場給予較高溢價

上述提及的大客戶集中和有關進口替代質疑,是否會在某種程度上影響安集微電子的估值?

目前來看,并沒有。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查閱的多份研報顯示,“稀缺性”都是形容標的的一個高頻詞匯,此外,基于國內半導體材料企業高成長潛力和半導體各產業環節國產化進程受到前所未有的關注度,是風口上的熱點題材,市場愿意給予安集微電子比較高的溢價。

一位上海的投行人士向記者介紹,科創板公司定價一般有幾個標準,比如參考A股同類企業或國外同類企業,還有一種是參考公司以前股權轉讓的價格等。半導體行業屬于盈利相對穩定增長的公司,普遍會采用市盈率(PE)估值法。

據格菲科創板研究院測算,考慮2019年半導體行業需求出現滑坡,故給予建議采用動態PE中性估值法,給予安集微電子25倍PE,公司市值為11.25億,根據3983.13萬股本推算的公司股價為28.24元/股。公司上市價格預計為22.82元/股。

還有機構認為應給出更高的估值,華鑫證券認為,從同類可比公司估值來看,海外市場發展較為成熟,國外行業龍頭公司為美國的Cabot Microelectronics(卡伯特微電子),2017年卡伯特微電子全球拋光液市場占有率約為35%,PE(TTM)為28.1倍。

其認為,國內半導體材料企業盈利能力較弱但發展空間較大,往往給予較高的估值。不過這種邏輯,似乎也值得推敲。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