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商業 > 正文

郭臺銘:“最后”的董事長

2019年06月22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倪雨晴  

“一開始,我從什么不懂的窮小子,學做工廠、學著開模具、學著管理,從工人開始一步步走過來,酸甜苦辣都經歷過。真是舍不得,但是不得不交棒,半夜常常會想到以前的景象。”

“我今天用感恩的心站在這里。”6月21日,鴻海股東大會結束后,郭臺銘站在大紅幕布前面發表“告別演講”:如今我放下鴻海,舍不得,但我不后悔。”

這也是他最后一次以董事長的身份參加鴻海的股東大會。

鴻海換帥

猜測了2個月后,鴻海集團的董事長之位、創始人郭臺銘的接班人終于塵埃落定。

鴻海在股東大會后宣布,劉揚偉接替郭臺銘成為鴻海的新董事長。早在5月10日,鴻海就公布了新任董事候選人名單,分別為郭臺銘、呂芳銘、劉揚偉、李杰、盧松青和戴正吳,他們都是鴻海的老將。

股東會前,會場播放著郭臺銘采訪視頻,背景音樂傷感中帶有悲壯的氣息:“一開始,我從什么不懂的窮小子,學做工廠、學著開模具、學著管理,從工人開始一步步走過來,酸甜苦辣都經歷過。真是舍不得,但是不得不交棒,半夜常常會想到以前的景象。”

股東大會上,經股東票選通過新任董監事成員,并于股東會后舉行董事會推選董事長。董事長郭臺銘本屆任期在六月底屆滿后,改由鴻海精密工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暨富士康科技集團S次集團總經理劉揚偉接任,實際上,此前業內已經盛傳劉揚偉將會成為下一任董事長。

劉揚偉非常低調,半導體次集團是近兩年鴻海新設立的子集團,在珠海建設芯片工廠,劉揚偉就是主要推手。

劉揚偉2007年加入鴻海并擔任郭臺銘的特別助理,此后獲得了郭臺銘的極大信任。而在被郭臺銘延攬到鴻海集團擔任特助之前,劉揚偉在美國南加州創業成立主機板公司,公司后來賣給鴻海。上個月,針對媒體報道可能將要出任鴻海集團董事長一事,劉揚偉反問求證記者:“可能嗎。”如今傳言成真。

談起郭臺銘時,劉揚偉說:“年輕的時候,不覺得他(郭臺銘)了不起,覺得他技術懂的不如我深,但是跟他越久越服氣,他的情操、精神,很難超越。”

但這并不意味著郭臺銘將鴻海交付給一個人,而是交棒給一個團隊班子,這也與臺積電、臺塑集團、華為如今的管理機制類似。

6月11日,鴻海在法說會上就公布,將在董事會下設立9人經營委員會,如今也得到股東大會的通過。

郭臺銘角色切換

會后,郭臺銘發表“告別演講”。他說:“ 我第一個20年,是為了錢、為了家人;第二個20年是為理想,我懂經濟,和世界企業家交朋友;現在這個20年,我要轉換跑道,不再為自己,而是為人民。”他舉出的理由是:“現在臺灣經濟差,給我4年,給臺灣一個生機,許下一代一個永恒的幸福。我今天很舍不得,和各位說再見,希望我們下次再見時,臺灣的經濟已經向上,社會已經和諧。”

對于交棒后的鴻海,此前郭臺銘接受采訪時就表示,沒有我的鴻海,將以聯邦制管理、全球化供應鏈思考、來應對世界變局。

一位鴻海內部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當時大家都沒有想到郭臺銘真的會參與競選,今年他的態度突然轉變,并且不給自己留退路。

在2018年6月22日的鴻海股東大會上,郭臺銘談及接班人話題時還說道:“因未來5年是鴻海至關重要的轉型期,未來5年我還沒有考慮退休。”

但是,現代社會企業家參與政治、拓展新的領域,同時原先的公司可以繼續發展,對地區和企業本身未嘗不是一個好事情。

而且,鴻海的公司資本化布局比較完善,經理人管理體系、管理層也比較完善。從公司所在的行業屬性來講,也是持續穩健發展。對于鴻海來說,郭臺銘作為創始人更多的是標志性作用,郭臺銘淡出鴻海,鴻海管理更加走向職業化。

放眼看去,像郭臺銘這樣在政商間穿梭,從企業家切換到政治人物的角色,即便從全球來看案例也不是很多。

但從另一個角度看,脫離對創始人的依賴,也是成為一家百年企業的基礎。像蘋果這樣需要創新不斷的企業,喬布斯離開后還在節節攀升,更穩定的鴻海也將在建成的管理體系中繼續前行。

現年68歲的郭臺銘1966年進入臺灣“中國海事專科學校”學習,靠半工半讀完成學業。服完兵役后,郭臺銘在復興航運公司當業務員。1971年,臺灣“中國海專”畢業后,進入當時臺灣前三大船務公司復興航運工作;當年進入臺灣復興航運公司工作。1985年,成立美國分公司,創立FOXCONN(富士康)自有品牌。1988年,郭臺銘在深圳成立了廣東深圳富士康精密組件廠,生產電腦周邊接插件。隨后,富士康借智能手機取代功能機發展成為全球最大的代工廠。2008年4月,郭臺銘一度宣布退休。但不到半年,以“在經濟不景氣的大環境下給員工信心”為由復出至今。

郭臺銘參選臺灣地區領導人的消息,最早是今年4月16日,當時傳出郭臺銘要辭去鴻海董事長一職,但隨后鴻海官方馬上否認道,郭臺銘只是希望退居二線。

不久,臺灣當地媒體報道稱,郭臺銘在2019印太安全對話研討會上對媒體表示,這兩天會考慮是否參選2020,如果自己決定參加臺灣地區領導人選舉,一定會經過初選的程序,要參加國民黨初選,一定會經過正常程序,“希望明天(4月17日)能夠做出決定”。郭臺銘這樣表示。

郭臺銘參選的理由是,2020對臺灣非常重要,這場選舉將決定臺灣至少20年的政治、經濟走勢,是一個轉折點。

4月17日,人民日報報道稱,鴻海集團董事長郭臺銘在國民黨中央黨部接受黨主席吳敦義頒發的榮譽狀后,宣布參加2020年臺灣地區領導人國民黨黨內初選。

后郭臺銘時代的鴻海

雖然郭臺銘全力以赴競選,但是他近期持續購入鴻海股票,其中5月加碼買進鴻海股票1600股,連續7個月合計3.99萬股,這也體現了郭臺銘對鴻海新董事會以及經營委員會的信心。

與此同時,鴻海于6月生效員工年度調薪計劃,符合年資滿一年以上員工,薪資平均調幅7%。

對于鴻海未來,劉揚偉曾做出過說明。

劉揚偉說,鴻海秉持長期、穩定、發展、科技、國際等5大宗旨,朝云移物大智網+機器人方向發展。面對美中貿易沖突的不確定性升高,情勢愈趨嚴峻、發展詭譎多變,將以洞見未來能力、快速敏捷反應能力、全球布局在地化生產等對策應對。

全球布局方面,劉揚偉表示,鴻海在中國大陸以外地區,共在16個國家地區建置生產基地,并在4個國家地區建置研發單位,強調在中國大陸以外的產能足以應付需求,只要環境及客戶需要,均能在16個設置生產基地的國家擴建產能。

從包括劉揚偉在內的董事會成員掌舵的業務來看,5G、8K、工業互聯網、半導體、夏普業務都是鴻海接下來重點發力的領域。

實際上,郭臺銘對鴻海接班人考量已有十年之久。

在21世紀初鴻海突飛猛進的時候,他多次向外界表示要在2008年退休,然而一場金融海嘯又將他推至臺前。還有一個變數是,2007年,郭臺銘的三弟郭臺成因病去世。郭臺成性格與郭臺銘相近,但是更低調一些,能力又出眾,曾被認為最有可能的接班人。世事難料,接班人問題繼續縈繞。

郭臺銘傳記《虎與狐》一書中有這樣一段話:“但如果我做成了,就突破了這一關,我若做不成,我就會和成吉思汗一樣,死在沙場上,這場戰役就宣告失敗。”

郭臺銘感性地說,鴻海也等于是他生的兒子,要把它弄得很好才交出去,至少再維持五十、一百年,這是他的理想和目標。他不愿意看到這間公司被賣掉的時候,做得很爛,股價只有十塊、十五塊。“我寧愿五十八歲交棒錯誤,而不要等到八十八歲才交棒錯誤。”

對鴻海的感情郭臺銘溢于言表,他曾經說過,鴻海股價不到200元不退休。于是這次有股東提問:鴻海股價何時會上200元(新臺幣),郭總也說過這個承諾?

對此,鴻海副總兼亞太電信董事長呂芳銘回答:“為什么郭臺銘要錄影來說這個事情,這是初心,他也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我們經營團隊有這個承諾,一定要把價值創造出來。”

與郭臺銘一樣面對同樣境遇的,還有臺積電創始人張忠謀。

從2005年開始,臺積電就啟動了接班機制,由于候選人在金融危機中處理不善,2009年張忠謀重新上陣。一直到2018年才卸下董事長的職位,正式退休,此時他已經88歲。而被稱為經營之神的臺塑集團創始人王永慶,在2006年以89歲高齡退休。

2018年,《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就曾撰文指出,臺灣地區企業老板在華人世界中年齡最大,對許多家族企業來說,未來要如何領導企業是一個大問題。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