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金融 > 正文

“沒落”的投連險 勇敢者的游戲

2019年06月22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侯瀟怡  

根據華寶證券的《2018年投連險年度報告》(下稱“報告”),2018年投連險新增保費收入共計332.85億元,同比減少29.24%。而在2018年我國原保險保費收入達3.8萬億,投連險規模占比不足1%。

香港安盛保險爆雷令市場再次將目光轉向了沉寂許久的投連險。

不同于對此前香港投連險風險的相對不足,內地投連險經歷了浮浮沉沉,也歷經監管重拳整治,如今其規模占比已十分微小。

根據華寶證券的《2018年投連險年度報告》(下稱“報告”),2018年投連險新增保費收入共計332.85億元,同比減少29.24%。而在2018年我國原保險保費收入達3.8萬億,投連險規模占比不足1%。

相較大眾投資者對保險理財產品相對安全穩定的收益,投連險明顯是勇敢者的游戲。報告數據顯示,2018年共有209個投連險分類賬戶納入排名體系,但其中實現正收益的賬戶有83個,其余126個賬戶平均收益為負值。其中平均累計回報率最高的為全債型投連險,年化平均回報率4.02%,最低則為激進型,平均虧損幅度達-21.88%。

某資深保險業務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投連險近年逐漸式微,隨著市場周期性波動,短期內投連險新增規模或將進一步下降。

規模、收益均下滑

相較于香港地區和國外市場投連險的靈活形態,內地投連險產品結構與模式相對統一,投保人在投保投連險時會被要求選擇一只或幾只基金構成一個“投連賬戶”。基金通常是由專業投資機構運營,由保險公司挑選并納入投連產品基金清單。投保人的保費進入投連賬戶,在扣除各項費用成本之后,賬戶價值會根據所選投資組合的實際交易價值進行上下波動,有可能獲得很高的投資收益,但也有可能面臨虧損,通常不保底。

產生于1999年的投連險,在我國歷史并不算久,但伴隨資本市場的興衰,投連險也是幾經起伏。

1999年,中國平安在國內推出第一份投連險:平安世紀理財,先在上海試點。其恰逢牛市,市場吸引力大增,保費也因之快速增長,但因市場亂象發展受到阻礙。

此后經過對保險市場的逐步規范,投連險伴隨資本市場走高再次攀升。2014年下半年起牛市行情帶動投連險規模井噴增長,在人身險保費收入中占比也不斷攀升,截至2016年上半年,占比達到2.35%。

隨后,投連險市場份額持續下滑,今年前4個月,投連險在人身險保費收入的占比僅為0.9%,占比大幅下滑。

除了保費收入的下滑,投連險的收益也在今年出現了不同程度的下滑。

據銀保監披露數據,今年1-4月份,投連險賬戶新增交費為141億元,較去年同期下滑37%。

保費負增長的背后,是投連險賬戶平均收益連續3個月下降。華寶證券披露的數據顯示,今年1-4月份投連險賬戶單月平均收益分別為2.29%、4.90%、2.63%、-0.21%,受股市波動影響,4月份投連險收益由正轉虧。

勇敢者的游戲

此次安盛爆雷事件中,投資人被中介保本保息、9%的年化收益的宣傳所吸引,但在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仔細翻閱宣傳材料后發現,書面材料中并未有明確“保本保息”的描述,而是采用了低風險、高回報的字樣,而對于收益率也是采用預期收益的表述。

事實證明,低風險高回報的投資神話終究不會存在。

某資深保險業務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投資人需要正確認識到投連險的風險,高收益勢必帶來高風險,所以內地投連險目前來看會是相對小眾的產品,需要投資人具備一定的理財知識和較高的風險承受能力。

曾經國內某知名保險公司的投連險風波就是在錯誤的時間,一群錯誤的人通過錯誤的方式將產品賣給了錯誤的消費者。此后保險公司對于投連險產品都進行了各方面流程的優化,如何篩選符合要求的銷售人群是第一步,對其進行風險測試也是必要的。

“對于保守型的投資人來說,投連險不是合適的選擇。但對于高風險承受的投資人來說,投連險具備其獨特的優勢。很多投資人之前都有股票、期貨等多種金融產品投資經歷,投連險對他們來說是很容易接受的。”他指出。

一位內地投連險投資人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經歷了股市低迷期,他選擇了將資產投入購買了投連險。全債型和貨幣型通常是其配置方向,權益型也會少量配置,但從回報看,全債型與貨幣型帶來的收益相對穩健。

但他同時指出,國內目前投連險的配置不算主流,更重要的是保險中介依然值得信賴的投資理財能力,除了市場原因,這也是投連險在國內目前發展受限的主要原因。

一位香港保險業務人士告訴記者,在香港,擁有保險經紀牌照只能夠向客戶推薦保險產品,但對于投連險來說,只有同時擁有基金牌照的保險經紀才有資格向客戶推薦具體的基金或資產,否則都只能由客戶自行選擇。同時擁有兩種牌照的保險經紀數量在近年逐步攀升,但在內地,這種復合人才培養依然相對匱乏。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