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金融 > 正文

安盛香港4億投連險爆雷誰之過:銷售誤導,還是欺詐?

2019年06月22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侯瀟怡  

這一百年保險老店的“爆雷”目前仍在香港警方與相關監管部門的調查過程中,其中核心的疑云在于HKIF運作是否存在管理不善、不當乃至欺詐行為,4億資金究竟去了哪。

近日,一封控訴安盛保險的投資人公開信和安盛保險的公告均被廣泛傳播。

從投資人公開信內容梳理來看,數百名投資人投資安盛香港的一款105投連險產品——Evolution,該平臺有上千只基金可以作為投資標的讓投資者選擇。其中有一只基金——“Hong Kong Investment Fund SP”(香港投資基金,簡稱HKIF),出現了嚴重“違約”。

一時間,安盛保險站在風口浪尖,以專業、安全著稱的整個香港保險業也因此備受質疑。-甘俊

2018年年中,投資人發現該保險產品凈值一夜之間暴跌95%以上,在后續繼續扣除賬戶建檔費、管理費等費用后,保單的凈值居然為負數。據悉,200多名投資者的總損失高達4億港幣,多名投資人赴港向安盛進行維權。

而安盛香港則通過3則公告回應稱,Evolution是一款投連險產品,即投資風險完全由保單持有人自行承擔的高風險產品。此外,該產品全部由獨立保險經紀分銷,并不在保險代理渠道銷售。Evolution讓專業投資者自由獨立的選擇與保單掛鉤的資產,安盛并未參與任何意見。安盛還在公告中指出,懷疑HKIF基金涉嫌欺詐,目前正協助香港警方調查。

業內人士指出,安盛保險言外之意是其同為此起“暴雷”個案受害人,不會為投資者資金損失承擔責任。

但該表態并未得到投資人和部分輿論的認可。一時間,安盛保險站在風口浪尖,以專業、安全著稱的整個香港保險業也因此備受質疑。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前往香港銅鑼灣時代廣場,與在當地進行維權抗議的受害投資人進行面對面對話,并深入采訪香港、內地多位接近保險監管與資深保險經紀人士后發現,保險業內人士與投資人對該事件的觀點呈現較大不同,而從其提供的多份材料和相關知情人士的表述,初步可以展現該起事件面貌。

拆解Evolution

無論安盛保險在其中是否負有責任,追溯事實都逃不開對Evolution的深究。

在安盛香港的5月公告中,其對Evolution的相關表述為,其為一種非保證連系式壽險產品,主要由獨立保險經紀分銷,此產品讓專業投資者自由及獨立的選擇與人壽保單價值掛鉤的資產。目前透過Evolution配置的資產超過1000種。

但僅憑其簡單表述并不能令外界清晰獲悉其產品結構與相關模式。

香港某資深保險經紀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表示,Evolution其實是一款業內看來十分優秀的產品,是曾經安盛101投連險產品的升級版,修復了當時101產品中的多重問題,在歐美國家有較大的市場規模,在香港規模并不大。

而具體分析Evolution的結構與模式,該人士指出,Evolution并不是傳統的保單,而更類似于一個銀行或者券商的資管戶頭,投資人一旦開通了Evolution賬戶,就可以通過安盛購買全球范圍內的任何資產,包括黃金、股票、債券、基金等等,甚至房地產后來也可以放進Evolution賬戶中的資產類目中。

該人士表示,不同于在銀行或其他金融機構需要按照資產類別分別開具不同的賬戶,Evolution可以將各類資產放入同一個賬戶中,而其壽險功能體現為當投保人身故后,Evolution中的所有資產都將直接賠付給受益人,且不用交付遺產稅,因而作為高凈值人群保護財產的重要工具,該產品在西方遺產稅盛行的國家廣受歡迎。

但Evolution并不適合所有投資人,他進一步指出。“幾年前香港保監局曾經就Evolution產品是否存在風險提出過質疑,進而增加了只有專業投資者才能投資Evolution的必要條件。而且該產品更適合長期穩定持有資產的投資人,比如頻繁交易的股票就并不適合放在Evolution中,因為你和股票經紀說買進賣出馬上就可以完成交易,但在Evolution中從提出申請到完成交易可能需要3天。這也對投資人的投資水平和資產配置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在一份資深保險經紀提供給記者的成功納入Evolution名單的資產列表中,其資產類別達到3000余項,而非安盛公告中指出的1000余項。該人士表示,安盛并不會對投資者的投資方向進行干預或建議,但對于沒有投資資產傾向的投資人,安盛會提供一份曾經成功被其他投資人納入Evolution中的資產,投資人可以從中進行選擇。這意味著,如果新的投資人選擇了曾經被成功投資過的資產,將可以直接投資不需經過安盛的審查程序。如果投資人選擇了未納入列表的新的資產,需要經過安盛的準許才可投資。

對于自己的投資能力不具備充分自信的投資人,Evolution也允許投資人授權給投資顧問代為投資,但據香港保險業內人士表示,香港監管并不建議投資人將投資權全權委托給投資顧問或投資機構,監管與市場均認為這種方式風險較大。

有預謀?

據安盛保險公告內容,此次爆雷產品主要由獨立保險經紀Asia One(宏亞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下稱宏亞)分銷,而基金由東航國際金融(開曼群島)有限公司管理。

但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多位香港保險經紀和安盛對Evolution的產品介紹中發現,該產品均未指向具體資產。而記者獲得的宏亞提供給投資人的PPT和介紹材料則將HKIF包裝為與安盛Evolution綁定的一款普通理財保險產品。

據多位投資人指出,宏亞介紹這是一款保本保息,年化收益在9%-12%的理財險,從未提及其風險自擔和高風險。

從安盛公告及投資人相關資料看,其獨立保險經紀宏亞具有誤導銷售的嫌疑。

據香港公司注冊處官網顯示,宏亞成立于2013年5月,其初始注冊名稱為匯晉財富管理有限公司,后于同年11月更名為宏亞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據香港專業保險經紀協會登記會員信息,宏亞行政總裁為許仲明,公司經營業務類型為長期和一般兩種險種。

一位香港資深保險人李林(化名)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他與宏亞CEO許仲明頗具淵源。據其介紹,許仲明大學研讀專業為物理治療,畢業后從事保險業,曾經與其共為蘇黎世保險旗下一家保險經紀公司的同事,業務風格有些激進,喜歡“動腦筋”。在李明與許仲明先后從蘇黎世離職后,兩人均繼續從事保險經紀相關工作。

“幾年前,許仲明告知其擔任一家保險經紀公司的CEO。之后有一次他電話咨詢我說想到一個投資項目,想收購一所大廈,將其包裝成旅游租房的物業,進而從中收取不菲的租金,投資回報可觀。問我是否有渠道可以辦基金銷售的相關牌照,我回復他在香港基金牌照很難拿,你的公司恐怕資質不足。果然后來聽說沒有拿到牌照。”李林回憶。

一段時間后,許仲明又打電話給李林,問其認不認識已持牌的基金公司,可以通過這家公司登記這個產品,他們支付手續費和傭金,再次被李林婉拒。李林回憶表示,之后許仲明曾告訴他們達成了與一家外國基金公司的合作,但因為那家基金公司收取手續費4%-5%,而基金收益只有大概10%左右,他們便與這家基金公司停止了合作。

但許仲明并未停止尋找門路。

“因為我曾經與他談論過Evolution這一產品,有一天他突然問我是否可以通過Evolution銷售基金,這樣就可以繞開牌照限制。我對此表示了懷疑,一方面來自于是否會有投資人愿意投資他們的產品,更來自于Evolution是否會允許他們進入。但在半年后,我在同行處聽說他們的產品成功通過了Evolution進行銷售。”李林進一步回憶指出。

在他們的基金可以通過Evolution進行銷售后,許仲明曾詢問李林是否有興趣銷售這款產品,李林再次拒絕。據李林回憶,之后通過與許仲明同事的聊天,他判斷該產品存在一定風險。

“據許仲明公司離職員工的表述,這款產品相關的物業債權問題十分混亂,曾經有多位印度人到公司討債,說該物業還有3000萬尚未付清。已經募集資金運作的項目其購樓款尚未完全到位,可見其中間運作存在巨大隱患。”李林表示。

不過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在調查中尚未完全證實該人士回憶中的產品就為此次爆雷的HKIF產品,但其時間線與投向等多方面重合度較高。

問誰之責?

從目前安盛保險公告和維權投資人告訴記者其與安盛的溝通結果看,安盛目前并沒有為此次投資者的投資損失負責的表態,而將其主要歸咎為Asia One與HKIF,令投資人難以接受。

一位來自江蘇的投資人告訴記者,所有投資人都是在安盛香港總部大樓中由安盛工作人員接待,在有安盛logo的合同上簽字,刷卡進入安盛賬戶,投資人是因為安盛的背書所以對投資安全性更具信心。此時安盛說出現欺詐與他們全無關系,這是我們不能接受的。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整理投資人對安盛的控訴與質疑主要來自三方面:一為安盛如何進行的盡調,允許問題基金進入Evolution允許的投資資產列表中;二為安盛為何沒有向投資者說明并告知投資風險,完全未對其進行專業投資者和相關風險測試的認定;三為安盛是否存在程序與管理失責,甚至存在勾連、默許、縱容問題基金與保險經紀的行為。

某香港保險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因為Evolution更類似于一個投資平臺,安盛大概率對于客戶提出的資產投向只會做基本的調查。一般來說只要正常運營,有正常牌照,正常繳費等就可以允許客戶的申請。“如果這個基金之前都正常運營,你很難預測他未來會出現問題甚至欺詐。”他表示。

部分投資人告訴記者的信息似乎印證這一基金曾經正常運作一年左右時間,在第一年的收益率曾達到15%,但在2017年之后,其收益率表現出現不穩定,直到迅速縮水95%。

一位內地資深保險人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為什么之前內地保險對香港保險畏之如虎。香港保費總體規模雖然很難與內地相較,但其增速很快且受到更多中高端人群的青睞。原因就在于香港保險的嚴進寬出的體驗和流程會給投保人更多安全感。所以從我們了解到的香港投保慣例程序上來講,安盛應該對投保人告知風險,并持有相關錄音。如果安盛可以確保銷售流程合規,并擁有相關電話回訪、錄音等資料,將很難獲得香港保監局的懲罰。

多位保險業人士表示,即使在這一過程中存在一定的違規,因為投保人均簽署了相關多份認定文件,從法律上來說,將很難有漏洞向安盛進行索賠。

一位香港資深保險經紀直言,安盛在法律和文件上所呈現的嚴謹乃至嚴苛程度,在保險圈是頂級的。

但記者與數名維權投資人確認,他們在簽署保單前完全沒有進行告知風險、相關風險測試等系列程序。因為保單合同是全英文,許多投資人表示完全不知道具體條款是什么。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一位投資人的保單副本中看到,在保單申請核對清單中中文明確寫明了已簽署的利益說明和專業投資者的聲明選項,但在投資人的保單中,這些選項并未打勾或確認。而投資者均表示并未簽署相關聲明,其相關聲明簽字為偽造的。

此外,在額外文件列表中有委任投資顧問表格,如果投保人簽署這一表格,投資權利將可能有所轉移。

這一百年保險老店的“爆雷”目前仍在香港警方與相關監管部門的調查過程中,其中核心的疑云在于HKIF運作是否存在管理不善、不當乃至欺詐行為,4億資金究竟去了哪。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中獲悉,這一事件驚動香港與內地保險圈。香港保險人對記者表示,香港作為世界金融中心,其金融產品需要具備一定的靈活性與創新性,保險的價值不應該僅僅是低端的傳統保險產品,保險應該具備更多資產配置的功能。這次事件將對香港保險未來的創新與信任造成不小的打擊。

內地保險業務人士則指出,香港作為一個成熟的消費與金融市場,可能認為出現這種事件很正常,而我們還在當作很大的新聞。回頭反思,保險產品雖然它叫保險,但是不等于零風險,只是相對而言風險比較低,但中國內地的消費者依然認為既然交了保費就沒有風險,這明顯是一個消費市場的誤區。

該人士進一步指出,消費市場的誤區是哪里來的?歸根結底是保險行業的市場教育和市場宣傳并沒有做好。監管、保險公司、媒體各方都存在責任。但回歸到這個案子本身,安盛保險應該是最清楚其中原因的人。

但針對投資人與外界對投資人的質疑,截至發稿,安盛尚未作出進一步回應。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